首页 端游 正文

“作弊得鸡蛋”到底靠谱吗?

“作弊得鸡蛋了。”你有过作弊的经历吗?有的话,把它写出来你就能得到一个水煮鸡蛋。昨天中午12点,贵州大学北校区勤工俭学服务中心举行了一次这样的另类诚信教育活动。(11月10日《黔中早报》)

诚信教育如何才能见实效?显然,光“赏赐”几个水煮鸡蛋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必须有严格的诚信管理,特别是要建立相应的诚信制度、诚信措施并付诸实施。只有让作弊学生既吃鸡蛋又吃“零蛋”,如是,大学校园内的考试作弊风、论文抄袭风、简历灌水风等不诚信行为或许才能得以真正遏制。

“作弊得鸡蛋”只会消解“作弊耻感”

相信看了这则新闻,大家和我一样,第一反应是:“真有意思”。贵州大学的同学们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因而参与这项活动者众多。作弊这桩令人不齿之事,居然变得“有意思”,这全要归功于“作弊得鸡蛋”的另类创意:学生只要在分发的卡片上填写作弊的时间、地点,介绍自己作弊的手段,就可以免费领取一个水煮鸡蛋。

主办方的意图大概是希望参与者坦诚地讲出作弊行为,然后下不为例。意图虽好,却难以实现。要知道,想消灭作弊行为,除了加大惩治力度之外,最重要的是培养学生对作弊行为的羞耻感,而培养羞耻感重在让违规者意识到,违规行为会令自己处于孤立境地。今则不然,不仅让众多作弊者齐聚一堂,还煞有介事地发布“十大作弊手段排行榜”,这俨然是一个作弊经验交流大会。作弊者在活动中找到了一大批“同类”,哪里会有孤立感,怕是只会相见恨晚。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抱有“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既然发现那么多人都作弊,自己今后作弊哪里还需要担心呢?不仅如此,将本来见不得光的作弊经历通过游戏化的手段发布(而不是批评警示性的通报),反而消解了作弊行为的严重性、恶劣性,让人觉得作弊不过是无足轻重、无关痛痒之事。

大学生作弊现象屡禁不止的确令人深恶痛绝,但要治疗这“诚信缺失病”,却不能乱开方子。诚信教育确实也需要求新求异,但任何的创新尝试都要遵守一个底线,不能是非不分、价值混乱。“作弊得鸡蛋”中的“鸡蛋”只能是考试零分这枚苦果,而不能成为另类教育的噱头。(红网/段思平)

“鸡蛋式”诚信教育不靠谱

这样的诚信教育当然很另类也很有创新,但这类教育有些脱离实际并不靠谱。我们都知道西方人有到教堂“忏悔”的习惯,为什么一些西方人在良心受谴责或“办了错事”的时候,可以敞开心胸在教堂“忏悔”?我分析不外乎两个原因:一个是这个“忏悔”是封闭性的,除了极个别“宗教人士”之外其他公众不会知悉;第二个原因就是没有什么后果。反正你忏悔你的,一般而言神职人员不至于“泄密”,不也会因之成为“罪证”。但该大学搞出来的“鸡蛋式忏悔”或“得鸡蛋式诚信”显然不同。

要说出自己曾经的作弊经历,要详细到写作弊的时间、地点,简单介绍使用作弊的手段,这本身就是一种自我揭露,自我揭露本身就是一个考验,再加上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如教育工作者自觉不自觉对说实话的学生的道德考量。我想,一般而言不会有多少学生真为了“一个鸡蛋”而出卖自己的内心“秘密”。

这样的另类“诚信教育”还存在一个巨大的弊端。富裕子女会因为一个早餐鸡蛋,所谓的勤工俭学去“说出自己的作弊经历”?那是基本不可能的。被“一个鸡蛋诱惑的人”,要么就是“好玩”,大不了“胡编乱造”一个作弊经历,以讨到一个鸡蛋、“哈哈笑一番”而已;而哪些真正“贫困”的或需要鸡蛋补充营养的贫困生呢?也只有他们可能真正为一个鸡蛋而出卖“隐私”吧?一个鸡蛋或能换来的“贫困生”和“真诚忏悔的学生”的真话,但这样的以“鸡蛋诱惑”之下的真话蛋蛋赚真的可以提现么,作践的不过是贫困生和真正向往诚信的学生的自尊尊严人格,伤害的是诚信教育本身。教育和诚信本无价,以一个“功利式”的“鸡蛋诱惑”来获得“诚信”,就是个伪诚信,此举与真正的诚信教育完全背离,最终不过是一场不着边际的“闹剧”。(四川新闻网/毕晓哲)

诚信教育,送鸡蛋不如送“零蛋”

当下,在不少高校,考试作弊已然成为公开的秘密,它不但影响学校对学生学习效果的考察蛋蛋赚真的可以提现么,甚至危害整个社会的诚信建设。通过写作弊经历得鸡蛋的方式,把“0分”寓意于鸡蛋之中,引导学生进行反思,无疑是诚信教育的一种有益尝试。一来形式新颖,吸引力大,有助于传播诚信观念。二来以一种委婉的方式告诫大学生诚实守信,更易于接受。然而,我们脑袋里还是不免有个问号:领到鸡蛋的同学今后还会作弊吗?

其答案或许已经不言自明。其一,教育心理学研究表明,孩子在四五岁时是培养其价值观和辨别是非能力的最主要的时期,97%的孩子的品性是在这个时期养成的。在德国、瑞士等西方国家,诚信教育均是“从娃娃抓起”。我国的中小学教育无疑缺了这一课,现在对品行几乎定型的大学生补诚信课,“赏赐”鸡蛋的诚信教育固然另类新颖,但对大学生们的触动能有多深?这几年,不少大学都在开展诚信教育,签承诺书有之、开展诚信大讨论有之,可效果并不明显。据几家商业银行数据统计,不少高校毕业生的“国家助学贷款”违约率超过了20%,有的高校甚至达30%—40%。

其二,反思源于内省,而诚信教育的效果也必须基于学生的内省潜能。显然,稍有自知之明的大学生都会明白主办方的寓意,若真有反思忏悔之意,谁还好意思来凑这个热闹。那么,这么多同学来参加活动主动写出自己的作弊经历,其目的是要真心反思,还是仅为一个鸡蛋,抑或是故意“秀”作弊技巧?

更值得追问的是,很多同学都写了自己的作弊经历,利用眼神传递作弊信息、多人配合忽悠考官等等作弊方式更是让人大开眼界,可以看出,贵州大学有作弊行为的同学并不在少数。教育部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十六条明确要求:学生严重违反考核纪律或者作弊的,该课程考核成绩记为无效,并由学校视其违纪或者作弊情节,给予批评教育和相应的纪律处分。试问,此前有多少作弊行为被监考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领鸡蛋的同学又有几个得了“零蛋”并受到处分?

2007年,大庆一大学生考试作弊,被校方开除学籍的案件,曾引起不小的轰动,最终,法院判决依法维持校方的处分决定。这或许才是对大学生开展诚信教育的最好教材。

诚信教育如何才能见实效?显然,光“赏赐”几个水煮鸡蛋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必须有严格的诚信管理,特别是要建立相应的诚信制度、诚信措施并付诸实施。只有让作弊学生既吃鸡蛋又吃“零蛋”,如是,大学校园内的考试作弊风、论文抄袭风、简历灌水风等不诚信行为或许才能得以真正遏制。(荆楚网/任小康)

“作弊得鸡蛋”是个有意义的游戏

像这样的教育活动确实有点意思,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能达到提倡诚信的初衷。根据博弈论的理论,人是理性而自私的。在涉及切身利益时,人往往会选择趋利避害。因此要重建诚信体系,更应从制度设计方面着手,让作弊成本大于可能获得的利益,这才是养成诚信的正确路径。

承认考试曾作弊就能获得煮鸡蛋,更像一个行为艺术般的调侃。因为过去的作弊,并不会因为现在的坦白,而受到应有的惩罚。基于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现实,参与者既然可通过对过去的揶揄,来换取一个煮鸡蛋,那么何乐而不为呢?所以,这样的活动更应归列于有意义的游戏。

盲人摸象是大多数人熟知的典故,人们普遍倾向以此嘲笑看事情不够全面。但很多时候我们都在无意中扮演着盲人。以承认作弊送鸡蛋活动而言,其出发点具有积极意义毫无疑问,但谁又能担保没有围观者从中“取经”呢?因此,该活动反倒可能在不自觉中充当了教唆角色。

当然,做与不做有所区别,早做和晚做也有差别,总而言之,行动比观望更具有指向意义。承认作弊就送鸡蛋的活动,或许,我们更应解读其中所蕴含的积极性:至少说明参与者认识到了诚信的缺失,且开始采取措施来补救。完善和修补诚信意识,其前提应建立在先认识到错误的基础上。

上学时考试“得鸭蛋”,是人们对得零分的形象和调侃说法。这个有意义的游戏,通过演绎作弊得鸡蛋,说明了考试作弊可能导致的后果,若能让参与者在会心微笑中,有所得并有所思,倒也不失为一种寓教于乐的教育形式。

诚信在生活中难以得到有效彰显,除人们在现实选择时,往往站在自身角度寻求达到最优化,还可归咎于诚信教育的单调,有时太具有宣教色彩而让人不待见,而承认作弊就送鸡蛋的活动,以其形式的新颖有趣,反倒可能吸引更多人参与。我们日常的诚信教育,是否可从中汲取教益?

平常人们可能都在抱怨,诚信在生活中成了稀有物。但当自己遭遇考验时,却完全可能做出置身其外时所鄙夷的选择。诚信的消减,也就在如此这般需要选择的琐碎生活中,被我们自己消费得支离破碎。要重建诚信体系,既要遵循制度规则,更应从我们自身做起,从身边小事做起。(华西都市报/林小明)

本文由飞讯于2023-03-17发表在单机游戏_单机游戏攻略_单机游戏大全,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链接:https://www.wlcbmxw.cn/duanyou/6.html